上半年宏观税负44% 达历年最高

  • A+
所属分类:中小企业融资

建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意义所在

7月15日,金砖五国在巴西福塔莱萨通过了《福塔莱萨宣言》,主要内容是成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对于中国来说,这应该是个好消息。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总部设在了上海,这起码可以说明不久上海的浦东会有一大块办公楼租出去,而且会带动上海的...

       宏观税负是指一个国家的税负总水平,通常以一定时期(一般为一年)的税收总量占国民生产总值(GNP)或国内生产总值(GDP) 、或国民收入(NI)的比例来表示。生产力发展水平、政府职能的范围以及政府非税收入规模等是决定宏观税负水平高低的主要因素。中国宏观税负究竟有多高?因官方没有相应计算方法和数据,学界对政府收入口径也争议较大,导致各界对宏观税负问题争论不止,至今任未有共识。

                                       上半年宏观税负44% 达历年最高

  方法之争不改上升趋势

汽车“反垄断”风暴

6日,国家发改委在“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升级”
新闻发布会上透露,12家日企涉嫌汽车零部件垄断。这是继德国车企奥迪和美国车企克莱斯勒“沦陷”之后,又有12家日本汽车企业卷入漩涡。 ...

  近期,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将前半年官方统计的公共财政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社会保险基金三项收入加总,除以前半年GDP得出,计算发现,上半年中国宏观税负为44%,这一数值达到历年最高。而人民日报马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指责上述计算所用方法和数据口径有误,导致算出来的宏观税负“虚高”。

       目前,在财政预算中体现的政府收入主要包括四部分,即公共财政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和社保基金收入。

  在学界,计算宏观税负,一般按政府收入范围分“小、中、大”三个口径:税收收入占GDP的比重是“小口径”宏观税负,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是“中口径”,政府收入占GDP 的比重则是“大口径”。

  今年上半年,全国税收总收入6.43万亿,全国财政收入7.47万亿,全国GDP为26.90万亿。据此计算,上半年“小口径”的宏观税负为23.9%,“中口径”的宏观税负为27.8%。

  计算“大口径”宏观税负,除了公共财政收入,还需汇总政府性基金收入、国资经营预算收入和全国社会保险基金收入。

  据财政部数据,今年上半年,全国政府性基金收入2.60万亿。财政部没有公布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但其规模在千亿元左右,对计算宏观税负的结果影响不大。

  而对于全国社会保险基金收入,财政部官员告诉财新记者,财政部只公布年度数据,不公布半年数据。据人力资源和保会保障部公布的数据,上半年全国社会保险基金总收入为1.71万亿。

  国税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计算得出“政府收入占GDP的比重达到44%”,正是将上述几项官方收入数据加总计算得来。许善达称,如果按照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稳定税负”的原则,这一比重显然偏高。

  关于社会保险基金收入的口径,财政部统计的年度数据,包括了财政补贴社会保险基金的资金。财新记者查阅人保部公布的数据,也包括了财政补贴社保的资金。因社保基金收入中计入了财政补贴,这部分资金同时也被计入“公共财政收入”部分,的确存在交叉重复。

  因此,在加总计算政府收入时,需要减去财政补贴社保基金的资金。2014年政府财政预算中,财政补贴社保基金的资金为8212亿元。

  若按减去一半财政补贴资金,简单扣除重复收入后计算,上半年“大口径”的宏观税负为42.3%,低于44%。

  按扣除重复计算收入的方法计算,2013年的宏观税负为36.9%。可见,今年上半年的宏观税负明显上升,比去年上升超过5个百分点。

  需“稳定税负”“正税清费”

  2013年7月,财政部经济建设司曾发布调研报告称,“当前我国企业税费负担较重,综合考虑税收、政府性基金、各项收费和社保金等项目后的税负高达40%左右,超过OECD国家的平均水平。”报告上网不久,这一段表述即被删除。

  财政部上述研报测算宏观税负的收入口径,除了包括列入政府预算的收入,还包括没有纳入政府预算的各项收费等。如果考虑各类未纳入政府预算的政府收入,目前实际的宏观税负水平将更高。

  许多学者认为,十八届三中全会中提出“稳定税负”,应是保持“大口径”宏观税负稳定,在此前提下,提高“小口径”“中口径”的宏观税负,推进政府收入有“增”有“减”的结构性调整,也就是“正税清费”,降低非税收入比重,提高税收收入比重,杜绝制度外的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等。

  早在2010年,时任国税总局局长肖捷在财新《中国改革》发表“走出宏观税负的误区”一文提出,适度提高宏观税负水平要与深化税制改革和规范政府收入分配秩序等结合起来。通过优化税制安排,减轻中低收入者的税收负担,合理增加高收入者的税收贡献,以此体现收入能力强的群体关心和帮助收入能力弱的群体。

  同时,要统筹考虑税收负担与非税收入负担的关系问题,通过实行费改税等措施,进一步理顺政府收入分配渠道,规范非税收入秩序,在宏观税负水平随着经济发展稳步合理上升的同时,使整体税负结构更加趋向合理。

  

声明:
本文由巨成投融资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巨成投融资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发送至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电视游戏市场大 家电行业齐挖金

对于游戏玩家来说,游戏掌机绝对是一个时代的记忆,不过手机和平板电脑的飞速发展也给掌机市场带来了不小的冲击,对于广大游戏发烧友来说,掌机、平板电脑还是不够爽。电视因其大屏优势,在游戏方面也为用户提供了更多的想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