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修行业整顿在即 4S店市场遭抢食

  • A+
所属分类:中小企业融资

红岭创投风控模式转型银行模式

红岭创投8月卷入P2P史上最大坏账风波,至今风波渐渐平息。10月30日,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表示:“以前在风控模式上主要采用小贷公司的模式,风控团队也以小贷公司、担保公司从业人员为主;现在,不仅在风控模式上向传统银行学习,风控团...

汽修行业整顿在即 4S店市场遭抢食

混改的未来趋势——员工持股

在10月27日的国企改革十月谈现场,国资委研究中心主任楚序平力推员工持股,并直言当前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国有资本应该是积极的大股东。在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实践基础上,楚序平从控股混合所有制企业的主体、员工持股的前景以及企业“...

    就在9月18日,国家十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促进汽车维修业转型升级提升服务质量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针对目前汽车维修业存在的市场结构不 优、消费不透明、服务不诚信等系列问题,不仅提出包括鼓励连锁经营、规模化、品牌化发展、专业化维修等多项解决方案和措施,还提出“限制滥用汽车保修条 款”、“建立实施汽车维修技术信息公开制度”以及“破除维修配件渠道垄断”等建议。日后包含整车销售(Sale)、零配件(Sparepart)、售后服务(Service)、信息反馈等(Survey)“四位一体”为核心的汽车特许经营模式可能将被打破。

    如此一来,对维修厂经营人士以及零部件生产企业以及售后服务提供商看来,都是极大的利好。

    “我们刚在10月份拿到政府和行业部门(专业维修特许加盟)的批准。”11月3日,博世汽车技术服务(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袁旭明表示,就在同日,博世正式启动了其在华的专业维修特许加盟,并将其加盟网络命名为“博世车联”。

    按照博世的规划,其将在今年年底发展50家特许加盟店,未来三年内,这一数字几乎将以一天一家的速度增长,并达到1000家。如何保证每一家的售后标准和服务的规范化和一致性,对博世来说,无疑也是一大挑战。

    据了解,在博世在华启动专业维修特许加盟之前,其已经通过其余的业务模式,在华拥有超过1000家专业维修站。在一位长期关注后市场的人士看来,“博世车联”的加盟和授权相对此前的专业维修站更为严格,层级也更高,博世和加盟商的关系更类似于整车厂商和经销商的关系。袁旭明告诉记者,加盟“博世车联”的加盟商不仅要向博世支付初始加盟费,还要按年支付年费以及宣传费用,而博世也将根据标准对不同加盟商进行考核和评分,并为其提供返利。

    在维修服务的内容上,“博世车联”提供的服务不仅与目前存在的以米其林驰加为代表的连锁快修服务店、以及以嘉实多养护为代表的以养护为主的服务店不同,也大大超过了其此前的维修服务站能提供的服务。其目标是为车主提供集“配件 诊断 服务”于一体的一站式全方位服务,其服务不仅涵盖简单的维修保养、快捷的钣金、喷漆等业务,还将包括发动机诊断、制动检测等更为核心和专业的层面。

    因此,在业内人士看来,如果说此前的米其林驰加、嘉实多养护以及博世维修店只是对4S售后体系的部分分流,那么,“博世车联”未来或许会逐渐提供与4S售后服务体系对等的售后服务。从目前来看,虽然车主对4S体系的依存度依然很高,但4S售后体系中存有的垄断和暗箱操作等行为也为车主所诟病。因此,如果能在4S体系之外,提供一个独立的且能获取消费者信赖的维修业务品牌,无疑有极大的市场空间。这是“博世车联”诞生的初衷之一,但这一细分市场并非未被业界关注到。

    早在2013年,国内知名汽车集团永达就曾推出“车易修”品牌,而和谐汽车集团旗下的“和谐维修”也在国内建立了约15家维修中心。得益于背后的集团客户、零部件和维修技术资源,上述“车易修”和“和谐维修”可以为车主提供与4S店同等但更低成本的服务和维修保养。

    即便是有如此的资源便利,4S店集团旗下的专业维修中心也面临着系列问题。

    如何改变车主习惯,或将是“博世车联”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比如,质保期内的车辆在非厂家授权的维修服务网点保养和维修后,将难以享受品牌4S店的质保服务。”因此,在某种意义上说,如果在质保期内,很多车主是不会愿意选择非4S体系去进行车辆维修和保养。

    其次,有观点认为,博世要为所有车主提供全方位的服务,还面临着备件储存等系列问题。比如,相对小众的品牌,其车主进店维修保养的频次和可能相对较少,车主在维修保养时,就可能面临备件存储不足的问题。

    此外,作为发动机这样的核心部件,车企对其技术参数等都有一定的封闭,以“博世车联”为代表的维修店如何才能拿到上述技术参数数据,并进行有效维修,也是一大问题。

声明:
本文由巨成投融资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巨成投融资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发送至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中国资产负债表里的一个例外

中国的银行存款或M2与GDP之比的上升经常被用来衡量中国杠杆率上升和潜在金融风险的指标。中国资产负债表有一项例外。截至今年9月底,政府机关团体(不包括国有企业)共持有约18.3万亿元的银行存款,约相当于GDP的30%。 这可有些不...